记者就此询问了《自然》和《柳叶刀》两家知名期刊的出版方。《自然》表示,他们的网站很快会进行更新,以便公布更广泛的数据指标,但目前无法提供更多这方面的信息。

新华社记者就此事咨询了汤森路透,该公司一位发言人说,这一交易预计今年晚些时候完成,在此之前该公司还会继续拥有并运营这项业务,“我们将在不影响这项业务开展和质量的前提下完成交易”。

这是一个以标准衡量的世界。既然吃饭都有米其林餐厅评级作为参考,更何况严谨的学术科研成果。

期刊影响因子长久以来被学术界视为一个重要的科研水平参考指标。在一本影响因子高的期刊发表论文,科研人员的科研能力和成果也更容易获得认同。然而,部分科学家已对这一指标能否真正反映单篇论文乃至作者学术水平提出质疑,加上每年发布这一指标的汤森路透公司在本月早些时候宣布把相关业务转售给两家投资公司,影响因子未来能否继续维持其“影响力”令人存疑。

尽管引来不少争议,但目前来看影响因子作为一个广泛使用的指标,未来一段时间还很难被完全取代,毕竟在每年发表的大量论文面前,学术机构和学者本人仍然需要一个全球通行的标准筛选出其中最有价值的文献来深入阅读和评估。

他说,依赖影响因子来评价一个研究人员以及他所撰写论文的科研水平是一个“危险的倾向”,这会导致很多问题,包括增加学术造假动机,鼓励研究人员跟风追逐抓眼球的科研成果以及抑制创新等。

广泛影响

这种过度依赖影响因子的做法引起不少业内争议。来自帝国理工学院、皇家学会等科研机构学者以及《自然》《科学》等期刊出版方的高级编辑,合作撰写了一份报告分析其中弊端,并提出相关改进方案。这篇报告已在近期被分享到一个公开的预印本服务器上供同行审阅。

柯里说:“我不认为我们短期内能彻底抛弃影响因子,我们所描述的方法也考虑到这个现实因素,但我希望我们的报告能让研究人员明白,对一篇论文来说还是应该关注它本身的质量,而不是通过一些期刊参考用的简化聚合指标对它进行评价。”

新华社伦敦7月21日电 新闻分析:期刊影响因子的“含金量”

但这又引申出一个现象,即许多科研机构、高校甚至学术同行越来越依赖影响因子来评判一篇论文甚至作者本身的科研水平,进而影响他们的职称评定和获取科研项目资助等机会。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帝国理工学院教授史蒂芬·柯里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对汤森路透用来计算期刊影响因子所使用的数据是否可靠本来就有一定顾虑,“我不确定汤森路透的这次交易是否产生影响,但这项业务的接盘方如果未来能够保证这方面的透明度也是一件好事”。

根据汤森路透发布的信息,该公司已同意将旗下知识产权与科学业务作价35.5亿美元出售给私募股权公司Onex和霸菱亚洲投资。这一业务包括了世界知名的科技文献检索系统“科学引文索引”(简称SCI)以及定期发布的《期刊引证报告》,其中的期刊影响因子是一本学术期刊影响力的重要参考。

业内争议

目前,部分科研期刊出版方已在这方面做出改变。就在汤森路透宣布出售知识产权与科学业务没多久,美国微生物学会就公开表示,将不会在该协会期刊网站上公布影响因子。英国皇家学会以及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旗下的期刊也开始定期公布与论文被引用次数分布状况相关的数据。

报告详细描述了如何更准确地计算出期刊所刊发论文被引用次数的分布状况,并呼吁各家期刊将这些基础数据公布出来,减少学术界对影响因子的过度依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