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首个预防宫颈癌疫苗有望明年年初接种

1997年,周健带着伊恩·弗雷泽教授来到温州,并促成了温医大与昆士兰大学免疫与癌症研究所的合作。作为最早与周健接触的科研人员之一,温医大分子病毒与免疫研究所所长张丽芳回忆:“那时学校的老师主要任务是教学,科研条件很差,学术氛围也不是很浓厚。周健与我们合作进行HPV在温州地区感染和预防的研究,可以说是为我们雪中送炭。”为了让他们能尽快进入该领域的研究,周健专门从美国寄来了研究所需的试剂、最新的研究文献等。

 

宫颈癌是女性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发病率居全球女性肿瘤第二位,被称为“危害女性健康的杀手”。在预防宫颈癌的新疫苗即将造福中国女性的同时,许多人也许并不知道,发明这个疫苗的两位科学家中,一位是中国科学家周健博士;另一位是澳大利亚科学家伊恩·弗雷泽(Ian Frazer)博士。

“周健对于科学的追求,也经常鼓励、鞭策着我,每当为一点成绩洋洋得意时,我就会想到周健,想到我们的楷模。”周健的谦虚和执着,给他的同学、温医大附属第一医院肿瘤外科主任张筱骅也留下很深的印象。

“2002年,我去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周健实验室进修时,经常听到实验室里的人谈起周健,说他勤奋的故事,说他对于科研的执着和追求。其实,他在母校时一直如此。”他的同学、温医大附属第二医院耳鼻喉科主任陈波蓓回忆。

1991年,周健和弗雷泽利用重组DNA技术人工合成了HPV病毒样颗粒,并比美国早一年申请了此项专利。1999年3月19日,当其研究成果Gardasil(佳达修)疫苗全面开始临床试验时,42岁的周健因积劳成疾,突发肝病英年早逝。

 

更多阅读

“有周健这样杰出的校友,是我们的荣幸。”温医大原校长、周健当年的室友瞿佳说,从温医大毕业后,周健又先后在浙江医科大学、河南医科大学、北京医科大学攻读硕士、博士、博士后,但不论在哪里,周健都以自己是一名温医毕业生而自豪,他说在温医求学的5年对他的影响是很大的,时间也是最长的。“后来到了美国和澳洲,他都没有忘记母校,一直想尽自己的力量为母校做些事情。”

1994年,得知时任温州医学院副院长的瞿佳在美国波士顿学习,周健主动联系,并寄去了往返波士顿和芝加哥的机票。“几天时间,我们一直在讨论如何帮助母校开展科研,每天晚上都聊到两三点钟,甚至更晚。”回想当年的岁月,瞿佳历历在目,“可以说,温州医科大学许多科研的起步,跟那个时候周健的帮助和指导是分不开的,尤其是他的一些理念和想法。”

周健1982年本科毕业于温州医学院(现改名为温州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1984年在浙江医科大学(1998年并入浙江大学)就读硕士期间,他开始HPV的研究,随后在河南、北京、英国剑桥等地求学,并成为该领域的专家。1990年,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免疫与癌症研究中心主任伊恩·弗雷泽教授力邀下,周健和夫人孙小依前往昆士兰,研究人工合成HPV疫苗。

 

1987年冬,周健夫人、同为温医大77级毕业生的孙小依为了去听丈夫在河南医科大学的博士论文答辩,带着两个月大的孩子来到郑州。在郑州火车站刺骨的寒风中,她简直认不出眼前的丈夫:“他就这么细细条条的,穿着棉大衣,在风中摇着。”答辩结束,孙小依才从别人口中得知,周健为了准备答辩,连续3个星期不出实验室,几乎每顿饭都是方便面加大白菜。

 

在周健的纪念文章《永远活着的周健》中,陈波蓓写道:“他在实验室里度过了他的大半生,将最美好的光阴都献给了他热爱的科学实验。”

周健是1977年我国恢复高考统一招生制度后,温州医学院招收的第一届学生。他的同学回忆,大学5年间,周健和其他同学一样,学习刻苦。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