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压力很大 睡不着觉

更多阅读

朱清时:“压力很大,现在南科大是一张白纸,规章制度没有建立起来,办事机构也不完善,大家有热情但还没有完全磨合好,所以很多小事也都在操心。”

 

 

(南科大没有行政级别,也没有处长这样的岗位,各人按岗位拿薪酬。)

记者:“什么时候没有事儿了?”

 

记者:“您也要亲自授课?”

中国的高校这么多年冒不出尖来,就是因为新建高校在这期间招不来一流的人才,水平肯定高不了。而老的学校疾病很大,包袱很重,改革很困难,这也是中国高校搞不上去的重要原因。”

 

众人眼中的这位62岁老者,一身儒雅之风,与人握手不管老幼职位,必先微微颔首;据传其酒量极大,前日咨询会火爆开场,夜晚高兴之余与同事畅饮几杯,心微微然;心里最喜欢的,是如白纸般的孩子,用他的话说就是“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不亦悦乎。”

 

记者:“您以前是什么行政级别?”

 

记者:“12月18日的咨询会很火爆。”

高校自主权,不是创新,是应有的传统

 

 

昨天(12月19日),一袭青衣的朱清时,坐在了记者对面,畅谈南科大教改“突围回归”之路。

 

 

 

主题词:人·校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没有遇到绿灯红灯,全是黄灯”

记者:“睡眠不好?”

 

 

(如果我周末有时间,我就会去走路,走一两个小时,然后在一家咖啡馆里面,要一大杯咖啡,坐在那儿看各种人。)

朱清时:“我现在压力太大了,我每天非得吃安眠药才能睡觉,而且还不是一种安眠药。只有等到我心里面没有事儿了才能睡好。”

 

 

深圳拟为 南科大立法

记者:“听说您前些日子,去过深圳市博物馆多次看深圳精神,现在压力很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