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克:其实没必要把这些事情集中在一个人头上,觉得事情单一点会更好。但我们现在的体制往往把校长、副校长当成代表性人物,这需要一个改革过程。当然也要看什么兼职,我们需要高校在人大、政协都有“代表”,有我们的声音。如果把来自高校的代表、委员从代表、委员结构中去掉了,我们也不干了(笑)。